六六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行从渔夫开始 > 第三百七十七章:快刀斩乱麻(求订阅,求收藏)

第三百七十七章:快刀斩乱麻(求订阅,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三位修士的修为都在筑基中期,其中最强的当属最后一名老者,不过从其年龄来看,究竟能发挥出多少尚且不知。

    赵守寿若是在此,一定会对于骷髅妖女的特殊嗜好表示敬佩,这不正是传说中的来者不拒吗?

    “两位道友可曾想明白?若是真正的攻下这座灵岛,才是真正不死不休的仇恨?我等只是为艳女出一口恶气而已?若是两位愿意以身试险,我等现在即可开始进攻”身材矮小侏儒却是直指本质。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光头修士脸上顿时有滴滴汗水清晰可见的落下,似乎深处一片火焰之中。

    “以水幕进行攻击,也算是对于葫芦灵岛的一个考验,若是如此简单的攻击都无法抵抗,合该我等发一笔小财,当然若是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修士出外求援,自然也只能充当刀下之鬼”行将就木的老者转眼间计上心来。

    “两位道友万万别忘记,派遣门下核心弟子,打探宝雾的情况,一旦开始消散应当尽快撤离”侏儒修士再次提醒。

    这位以智力出名的侏儒修士,却未曾想到赵守寿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果断选择离开返回灵岛,他们之间的一场战斗显然是无法避免的。

    宝雾之中盛产各种奇珍异宝,大部分对于自身实力有一定信心的修士都会前往争夺一番,类似目前三位修士显然是极少数的。

    既然侏儒、光头修士、老者三人宁愿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其实力自然是相当之有限的,修为继续晋升的可能性同样不高,剩余的寿元也只能是徒然享受各种奢侈的生活而已,已经完全背离修士的本心。

    这也是三位修士联手对敌,却依然对于赵守寿一个散修出身的筑基中期修士如此忌惮的主要原因。

    就这样葫芦灵岛内外形成一副简单至极的对峙局面,每日里来自水幕源源不断波澜壮阔、声势宏大的攻击,战果却相当之稀少。

    这种莫名的局面,倒是从另外一方面宣扬了葫芦灵岛的威名,待得打破水幕的包围之后,定然会进入一个新的快速发展期。

    另外一边的赵守寿在离开宝雾的范围之后,并未焦急全力赶路,反而是以一种不缓不慢的速度缓缓前行,偶尔遇到一些灵力充沛的灵岛,也会短暂修养一番。

    其中的原因有二:第一、在返回葫芦灵岛之前,为了保持足够的强大的震慑力,务必保证战斗力的发挥,万万不能以一副相当狼狈的样子返回。

    其二、葫芦灵岛纵然是遇到一些心怀叵测之辈的包围,依靠二阶中品防御大阵和二阶下品百花蛇,至少可争取半年的时间。

    赵守寿作为岛主应当在最危险的时刻凭空出现,一举扭转战局,说到底也是对于实力的要求。

    当然这种缓慢也只是相对而言,从葫芦岛前往宝雾所在的芦淞灵岛一共消耗不过数天的时间,返程却是足足用去一月。

    若是在修炼过程中月许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对于处理一些简单的伤势却是已经足够,尤其是在充足疗伤灵丹的作用下更是如此。

    当进入内海的时候,原本在与水梅鹿首领战斗过程中受到的一些看似相当之严重的伤势,已经基本恢复。

    丹田内原本所剩无几的法力,重新恢复正常,基本上可保证七成左右战斗力的发挥,当然一些真正的内伤是需要更多时间的。

    “不知下一次葫芦灵岛拍卖会是否能够如期举行?”

    “这些老怪物真是不讲究,若是有私仇去寻岛主即可,又何苦为难我等这些炼气期的小修?”

    “原本每月固定采摘一些海灵带出售,尚且可赚取七八块下品灵石,现在可如何是好?难不成真的只有猎杀海兽一条路?”

    在进入内海时间不长,一片盛产海灵带的海域之上,一条一阶下品灵船之上,两位练气初期的修士满目愁容,正在低声讨论着。

    其内容正是关于葫芦灵岛,骤闻此言原本略有一些轻松的赵守寿,心中顿时火起,谁能想到离开不过数月的时间而已,所担心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

    根据两位小修的言语,葫芦灵岛显然已经处在层层包围之中,且双方对峙的时间并不算短,这对于一座灵岛的发展来说简直是致命性的。

    至于他们所说的拍卖会,乃是之前荆氏家族除了灵葫芦成熟时的大型拍卖会之外,每隔十年都会巨型一次的小型拍卖会。

    这种拍卖会主要目的是增强葫芦灵岛的影响力,对于参与拍卖的宝物是不抽取任何费用的,这一点对于一些囊中羞涩的炼气期修士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参与拍卖的物品主要以适用于炼气期修士的一阶上品宝物为主,当然每次也会有一些散修出身的筑基期修士前来参加。

    每一次荆氏家族两位筑基期修士都会殷勤招待,企图从其中招募到一两位客卿长老,以增强家族的实力。

    之前荆艳芳也曾经专门进行汇报,得到许诺之后,一直都在按部就班就行筹划,未曾想到会出现如此事情?

    当然赵守寿目前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拍卖会能否成功举办,对于其影响并不算大,目前最重要的应当是解葫芦灵岛之围。

    “骷髅妖女,一个吸收修士阳气为修行手段的妖人,竟然有如此之魅力?”赵守寿脑中一闪发生这一切的缘由已经猜测一个八九不离十。

    从进入海外修炼界以来,除了这位男女同体的特殊修士之外,并未的罪过其它修士,纵然有敌对也早已经陨落在其灵器之下。

    至于敌人的实力赵守寿并不担心,既然只能在后方搞一些小手段,纵然是筑基后期修士又有何惧?

    破浪船在充足法力的支撑下,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遥远的海面之上,半日之后一座巨大的水幕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过是一些浪得虚名之辈而已,且看赵某人如何破敌?既然来做客,作为一个合格的主人,岂能不热情招待?”呢喃一声之后,破月铲、分水产已经出现在手中,两只鸬鹚一左一右像是两个护法神将一样随时准备出击。

    “何方鼠辈胆敢前来葫芦灵岛作乱?岂不闻赵某人的大名?今日且分出一个生死?”话语未落一个从天而降的铲子已经出现在水幕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