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在民国打酱油 > 第三百二十六章、瑛国人慌了

第三百二十六章、瑛国人慌了

 热门推荐:
    首常先生的大腿刚包扎好,白色的纱布边缘,还残留有点点猩红,现在已经有了止痛剂等药物,但为了省钱,全靠意志硬抗,可想而知,痛的首常先生嘴角直吸冷气。

    汤皖扶着首常先生往病床上躺着,却是被拒绝了,首常先生要去抢救室门口,等剩余三个学生。想及此处,首常先生的面孔,不禁愤怒到了扭曲,而后苍然泪下。

    “是我害了他们呀!”首常先生非常懊悔,抓着汤皖的衣袖,就央求道:“皖之,带我去等他们出来。”

    其实,归根到底,何尝不是汤皖的错,要知道这个计划的策划者可是汤皖。

    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被首常先生的话一点,汤皖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巨大的负罪感。

    但汤皖知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当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确保其他三名学生的生命安全,随即嘱咐书贵道:

    “好好看着首常先生,我去那边等着。”

    “唉!”书贵满口答应,不顾首常先生的强烈反对,径直抱起首常先生,往床上放去。

    “皖之......皖之.......”首常先生的呼喊声渐渐抛之而后,汤皖走出病房后,长长吐出一口气,靠在的走道的墙壁上。

    菊长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递了过去,汤皖竟是接过了,起身去往外侧无人的地方,这还是第一次吞云吐雾,白烟从口鼻间涌出,呛的汤皖连连咳嗽。

    “咳咳.......”低沉的咳嗽声,连绵不断,只是汤皖无心他顾,眼睛渐渐就湿润了,一想到一条年轻的生命已经消失,还有三条等待宣判,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白烟渐渐靠近指尖,直至被丢弃在了地上,汤皖转头看向菊长,问道:

    “可有一丝发现了?”

    菊长肥硕的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弹弹手指间的灰烬,竟是久违的安静了起来,只怕是还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吧。

    “嘶!”汤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已然明了,既然是蓄意的,又怎会留下一些明显的痕迹呢?

    汤皖知道菊长已经尽力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心里都不好受,走过去,拍了拍肩膀,道:

    “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最新的发现,记得告诉我一声!”

    菊长还是没吭声,背地里嘴角微微张了张,最终是没说出口,只叹气道:

    “日踏马的,作孽哦!”

    对于菊长这个人,你不能说他是一个好人,因为坏人干的事情,他偶尔也会干;你也不能说他是一个坏人,因为好人干的事情,他也会干。

    他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便是无论是谁当家,菊长都会安然无恙的坐在那个位置上,你能说他是一个草包吗?

    能一直坐在那个位子上的,纯粹的好人干不了,纯粹的坏人也干不了,只有菊长这样的人,大概才能胜任吧。

    但汤皖很清楚,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动手,定然不是菊长的作风,在大是大非面前,菊长仿佛天然的能看的清。

    菊长走了,步伐有些踉踉跄跄,大概是这件事触动了菊长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所以,往日看起来小山一样的背影,如今看起来也不再那么的魁梧了。

    只是,菊长一出医院大门,立刻就变了脸,变得“凶狠蛮横”,气势陡然攀升,朝着一队大头兵,就发号施令。

    “你们俩回去,把人都劳资叫出来。”

    “其他的都把家伙上膛,日踏马的,敢在劳资的地盘上搞事情,反了天了。”

    .......

    当汤皖回到医院大厅,迎头碰上了前来的张桖良和冯庸,观俩人全身上下完好,顿时放心了不少,问道:

    “你们俩这时候来干嘛了?”

    “先生!”俩人行礼,张桖良把背后的布袋子塞给了冯庸,就拉着汤皖,慌慌张张往外面跑,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烧焦的纸,还没指甲盖大。

    张桖良在没来北大之前,是在东北讲武堂上的学,别看这小子平时混不吝,但是一到考试,次次拿第一名。

    毕竟张桖良是接受过军事训练的,有一定的军事素养,所以当爆炸声一响,现场顿时混乱不已。张桖良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起蓄意的爆炸,随即发现最靠近路边的那所房子可能有问题,便拉着冯庸,艺高人胆大的就直奔房子而去。

    不过,俩人却是被慌乱的人群阻碍的片刻,等到了房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还在燃烧的火盆,张桖良立刻一脚踩上去灭了火,只剩有烧毁的纸片。

    “你们不要命了?万一歹人还在,哪还有你们俩活的?”汤皖真是心有余悸,想想就后怕,若是张桖良和冯庸出现了什么意外,怕是天都要塌下来了。

    “当时,没想那么多!”张桖良顾不上后怕,便急着说道:“先生,这一定是凶手留下的。”

    “等抓到了,劳资亲自毙了他,好给他们报仇!”

    汤皖手托着这张烧的焦黄的小纸片,隐隐约约看到上面有几个英文字母,却是瞧不出个分明,但是也不那么重要了。

    单就几个英文字母,虽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同时也透露出许多问题了,联系到北大与瑛国公使馆的纠纷,这更像是一桩栽赃。

    “先生,会不会是瑛国人干的?”张桖良问道。

    汤皖闻言后,陷入了沉思,浅显分析瑛国人的动机,绝对没有制造爆炸案这个选项,聪明的瑛国人虽然自大,目空一切,但是远远没有到这个程度。

    另外,留下的这张烧焦的小纸片,上面还有的几个英文字母,若真是瑛国人干的,绝对不会傻傻留下这个。

    所以,汤皖简短的一番分析后,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否认,而是说道:

    “可能性不大,但是不能排除,不过,这件事先不要往外说。”

    现在汤皖脑子里乱的很,无论想什么事,都无法深入思考,唯一担心的就是剩下的三个学生,待回到了医院大厅,便瞧见冯庸一脸焦急。

    “六子,六子,钱不够,得再想想办法!”

    张桖良和冯庸和众多同学、工人把受伤的同窗送到了医院,但是不交钱,医院就不给医治,哪有人随身携带那么多现金的。

    大家零零散散凑了不少,还是远远不够,最后张桖良和冯庸把随身的手表作为抵押,让医院先救治,俩人回去取钱。

    “我有!”汤皖道,幸好临走之时,湘灵让带了钱,刚好够缴完了费用。

    抢救室的门口,大家都在眼巴巴等着结果,气氛可见的低迷,毕竟刚刚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之间就消失了,这对于众人的认知绝对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当死亡只存在与口齿间,存在与文字上,大家或许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可若是直面死亡,却是很难抑制内心深处的恐惧。

    没过一会儿,门里出来了一个护士,迫切道:

    “需要输血,赶紧去验血。”

    怕是弹片割破了血管,导致失血过多,心率降低,汤皖当即起身,撸起袖子,示意道:

    “先抽我的,我是o形血。”

    护士一脸惊喜,不过出于谨慎考虑,还是问道:

    “先生,你怎么会知晓的?”

    “我以前验过血!”汤皖干脆答道,准确的说,是没来这里之前,就是o型血,体检单子上明确标准的。

    没有犹豫,护士直接让汤皖进来,领着进了一个抢救室,一个医生拿着一个粗壮的针筒就开始抽血,刚抽完就往学生体内注入。

    医生们说着一些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这里面也没有现代医疗设备,汤皖想看看学生怎么样了,视线却是全部被挡住了。

    所以,目前受伤学生的状态无从得知,但是输完血后,汤皖很明显的能看到医生松了一口气,这就代表情况在好转。

    这边抽完,紧接着就去了另一个抢救室,这一针筒抽完后,汤皖忽然发现眼皮很沉重,想睡觉了,但定然是不能睡的,还有下一个等着救。

    等到第三针筒抽了一半,汤皖再也扛不住了,只觉得眼前一黑,控制不住就往下倒去,整个世界慢慢变得安静了。

    一个成年正常人的血量是4000cc到5000cc,如果一次性抽血超过了20%,就会产生休克,汤皖这一会儿抽了起码得有800cc的血量,肯定扛不住的。

    汤皖这会儿昏了过去,是安静了不少,但是外界却是炸翻了天,就像是一锅沸水,不断地在上下翻滚。

    孑民先生和北大的诸多教授正在匆忙往医院赶,几个学生的家长也在往这里赶,各家新闻机构的记者也在往医院赶。

    段总第一时间得知后,明令菊长彻查此事,并立刻向外界发出布告,宣布这起爆炸案的事件经过。

    这是急于摆脱自身的嫌疑,这起爆炸案就像是一个大漩涡,谁要是被牵扯进去,迎接他的就将是万千国人的口水。

    所以,瑛国公使朱尔典得知事情后,顿时呆住了,发疯的怒吼道:

    “这是谁干的?”

    目前来说,明面上,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瑛国公使馆,如果瑛国人不能证明自己与此事无关,那就得准备为这起非人道的爆炸案负责。

    若是在往后推20年,像这类爆炸案就很稀松平常了,但是目前来说,绝对是震惊世人的,因为其突破了社会道德的底线。

    世界各国列强,或许可以挑起战争,但那是在宣战的情况下,此时为和平期,发生这种事,是要遭受各国谴责的,何况华夏还是协约国成员。

    与此同时,其他公使馆的公函纷至沓来,朱尔典一方面迫切给予澄清,一方面着手派人着手调查这件事,还特意给外交部发正式公函,仔细解释这起爆炸案不是他们干的。

    【晚上继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