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元芳? >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一定是子虞派来的龙套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一定是子虞派来的龙套

 热门推荐:
    “公主了不起哦,你驿站立起来不就是予人方便的吗?”

    刚刚进入梦境空间没有三分钟,就不得不退出来,实在是外面有点吵。轻轻将青萍的胳膊拉开,这丫头有点粘人,明明是正经的修炼也不做别的什么,竟然非要搞的这么亲密。

    他没有让青萍退出来,只是自己下楼解决问题。

    队伍此时距离嘴周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如果有的选择左舟一定会连夜赶路早完事早安心,但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他那随时随地都能睡觉的本事,大家都需要休息,所以便进入了一家官方的驿站。

    这个驿站位于无波城的郊外,无波城本身没有什么特色,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城市,各方面条件与之前的庆安城很类似,但它既没有一个闻名江南的大侠居住,也没有一个很会来事讨好的城主。

    所以这注定是一个不值得关注的地方,杨排风等人甚至都没有打算进城歇息,于是便在驿站内暂时歇脚。

    毕竟是公主的队伍,为了保护公主的安全,杨排风便下令整个驿站不允许接受别人的投宿,谁知道这才多少时间就有人过来找事。

    “我说过,这个驿站被公主殿下征用了,天色还早,你们现在进城去投宿还来得及。”

    “进城要交税,城里客栈又贵,我们的队伍这么多人要赔很多的,来来回回跑一趟生意也不容易,你要不通融一下?”

    左舟挑了挑眉毛,缓缓从驿站二楼下来,第一眼就扫向外面的队伍,这看起来就是一个商队,虽然有不少人带着刀剑,但瞧着旗号应该只是某个镖局的镖师。

    “你们不要胡搅蛮缠,我等乃是……”

    “杨将军,何必这么大火气呢?”左舟打断杨排风的话,笑容满面的来到近前。

    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很面善的老镖师,腰间一个烟杆看起来非常接地气,就是脸上皱纹有点深,估计能夹死几只蚊子了。

    “老镖师贵姓?”

    “这位大人请了,老朽……”

    “嗖算了算了,反正知不知道都是一样的。这样吧,我看你们风尘仆仆甚是疲累,急需要休息,那这驿站就让给你们吧。”

    老镖师刚有点血压升高,突然间听闻左舟要全让了,不禁一愣。旁边杨排风都懵了,这什么情况,这么平易近人的吗?

    老镖师张张嘴笑道:“大人爱民如子,老朽佩服,只是全让也不用,这驿站很大,我们大可以全都住下。”

    左舟上来就是一巴掌,又快又突然,扇的老镖师眼冒金星,恍惚间只听有人喝道:“还说自己没有鬼,不住在一起就不好搞事情是吧!你当我们都没有江湖经验是吧?哪有跑镖的人跟军队抢驿站的道理?”

    这一声将所有人都喊醒了,那老镖师恢复之后就要去探手拿烟杆,却发现眼前剑光一闪,烟杆早就被斩断了,其中掉出一蓬青色的烟雾,可不是烟叶的颜色。

    “嘁,吸烟有害健康,这谁不知道,普通人有些不良嗜好也就罢了。刀口混饭吃的人还保留这种慢性摧残身体的东西?不是当奇门兵器用,就是内中有鬼!”左舟撇撇嘴,挥手就是一堆烟雾弹扔出去,不就是毒嘛,老子也有!

    左舟的毒那是大杀器,是生化武器,只要落地就没有不怕的,当初嫪毐那也算是拨弄风云的人物了,结果吸上一口当时就抽了,抽的哇哇吐。

    这些镖师也不例外,一帮人熏的双眼通红,眼泪鼻涕横流都是常规操作,有的甚至直接吐沫子了。

    这可将杨排风也吓一跳,刚刚还想着让女兵们冲上去呢,现在只是在庆幸。

    倒是那个老镖师反应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双手成爪闪着一片乌黑的光泽,好像是什么黑铁炼制的。

    左舟无双剑一挑与那双爪相交,叮叮叮的金属交鸣倒也不意外,但这老头的爪功却颇为不错,看得出来应该是某种爪类的绝学。不过这老头今天算是撞枪口上了,左舟身兼少林龙爪手和白眉鹰爪功两大绝学,对于爪类功夫相当精通,仅仅三招之后就用剑法破了老头的爪法,几乎是压着老头在打。

    而旁边的杨排风及女兵们则等着恶臭的烟雾散去之后才上前收割,此时被熏过一遍的镖师们手软脚软,面对杨家精锐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战斗声响也将铁手等人都吸引了过来,就是青萍也从梦境空间醒来。

    “想不到李将军剑法也这么厉害,以前还当他只会那种声势浩大的攻击方式呢!”轩辕三光有些感叹的说道。

    青萍公主最是了解他,笑道:“让他玩吧,能碰到这种玩招式的先天境界高手,也是不易。”

    青萍公主的话让众人一阵唏嘘,他们这一路遇到的人可都不简单,不是真气磅礴如山如海的,就是一打起来声光效果极为夸张的。

    本来嘛,连人榜宗师都可以利用某些方法走捷径,那先天境界这一档就更加鱼龙混杂了。有些人主打真气,有些人精擅招式,有些人主修重武道真意,这都是很正常的。

    而左舟明显有点全能的趋势,无论是剑意、真气或者招式都精通!

    “江南道武林有一个魔头,自号铁面乌爪,招牌武功就是这种黑漆漆的手段,只是其手下完全没有活口,再加上行事之时常带着面具,所以至今真实身份还是一个谜。想不到在这里露了相,据传闻这铁面乌手还有一招暗器绝活,名为梭罗神针!”

    铁手的声音渐渐传来,左舟闻言倒是有点期待了,“有绝活啊,那太好了,有什么绝招都快使出来吧,别让我就这么杀了你!”

    这可不是装逼,是真的高兴,因为看着老头年龄就知道不是流亡者,他是没有办法摸尸的,但若是身上带了神兵暗器之类的,那就说明之后还能得到一些补偿,着实不亏。

    这老头闻言却是凶狠的瞪了一下后排的铁手,只可惜,他显然没有刺客天赋,切不了后排。

    不过左舟从交手中已经能够看出,这老货有了退意,只见其手下一翻将一蓬黄沙撒出来,这黄沙中晶莹剔透的带着点蓝色,一看就是其中混了毒。不过更加阴险的是,那什么梭罗神针就隐藏在其中。

    左舟撇撇嘴,这其实啊,防范暗器真的很简单,只需要竖起一面盾牌就行,别说是暗器,连子弹都一样,你没看人美国队长举起大锅盖连脚都不用防的。

    剑影汇聚眨眼就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圆形盾牌,左舟不退反进,宝剑倒持盯着剑影盾牌直接撞入沙幕。

    眼看着半空铺开的沙幕被横向洞开,老头根本就防御不急正被盾牌撞中胸口,一口鲜血喷出来却同样被剑影盾牌挡住了。

    左舟剑尖一跳,四道剑影分别洞穿了老头的手腕和脚踝,将其牢牢钉在了地上。

    “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说说吧,是谁派你来的。”左舟嘴里问着,这边却用无双剑拨开落地的沙子从里面挑出了十几根牛毛细针。

    梭罗神针,一品暗器,机簧发射,可破先天真气,入体之后随经脉游走入心。或用特制磁石吸引拔出,或用巨量真气强硬逼出,先天之下中招几乎必死。

    左舟乐了,原来是一种机关暗器,这可太好了,都不用练习暗器手法,直接就能用。

    众人包围过来,女兵们已经去检查他们装作押送的货物了,其中不出所料都是一些兵器与毒药,而且在货箱外面还有引燃用的机关,若是让这些货物进入驿站,只要发动机关,这些毒药会瞬间弥漫整个驿站。

    “我没有恶意,就是……”

    老头完全没有抵抗,非常快的就认怂了,不过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传来,目标直指老头咽喉。

    拈花指!

    左舟伸手就将一颗石子捏住了,回头瞄了一眼,远处一个带着木质面具的女人站在树上,似乎对于他能够徒手接下宗师级别的攻击非常惊讶。

    左舟却是嗤之以鼻,这若是个三流古偶剧,在说出幕后真凶的时候肯定会被人灭口。

    当年看电视剧的时候他就奇怪,你们一个个听声辨位都辣么牛逼,为何挡不住一支暗箭呢?这幸亏射的是叛徒,若射的是你们,那还不大结局了?

    “你先说你的,那家伙我等会儿收拾。”

    左舟随意将石子扔掉,那老头子却犹豫了,看看远处木质面具的高手,好像是被吓到了,一时间竟不再说话了。

    左舟见状一剑封喉,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远处那位还用的着你告诉吗?

    那木脸面具人也懵了,我想做的事都让你给做了,那我该怎么办?

    其余人也迷茫了,这算个什么操作呢?

    左舟大义凛然,“我们当官的,从来不跟坏人做交易。”接着剑指木脸面具人,“我记住你了,肯定上门讨教。”

    木脸面具人顿了一下,也不知道他是虚张声势还是怎样,就差拿出镜子来看看了,难道我这面具带歪了,露相了?

    木脸面具人退走,众人好奇正要询问,左舟却是来到那些被熏懵了生擒的镖师身边,“说,是不是子虞让你们来刺杀公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