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开封府这么霸道的吗?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开封府这么霸道的吗?

 热门推荐:
    赵艮看了空中的青衣少女一眼,只觉有些头疼,微笑道:“原来是敖家贤妹,多日未见,不知贤妹此来何事?”

    龙族虽也属妖族,却是天生神兽血脉,又与人族亲近,倒是于普通的妖族不同,地位高于大艮的良妖,更非那些域外妖族和恶妖可比。

    敖霖的父亲大河龙君更是统辖夏洲各地的河流湖泊,就连北地魔国和南疆妖庭辖内的水域都归他管理,与夏洲各国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当年太祖建国,定都汴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去拜见大河龙君,双方以兄弟相称,所以论起辈分,敖霖要尊称赵恒一声兄长。

    其实若是真论年资,敖霖这条‘小龙’怕是做赵恒的始祖奶奶都够格了。

    熬霖笑嘻嘻落下云头,手中净瓶早就收起,换了个碗口大的明珠抛来抛去:“那日隆庆姐姐成亲,我正陪父王去东海遨游,未及拜访,这次就是来补送贺礼的......”

    群臣闻言顿时为之绝倒。

    好嘛,你们龙族这辈分论的咱是看不懂了,刚刚还管官家叫‘赵家哥哥’,这会儿隆庆又成你的姐姐了?谁不知道你最少都活了上千年,有这么装嫩的吗?

    赵恒心说又来了,朕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却也不便发作,尴尬笑道:“今日隆庆应在驸马府中,敖公主来得巧,朕收到驸马报信,午后他便会返回京城述职......”

    熬霖欣喜道:“这样好这样好,我正想看看新科状元郎是何等俊俏的人物呢,听说诗词文章都是一流?

    包大人,你的诗词是极好的,我在水晶宫内天天读呢,不知道那陈世美比你如何?”

    包正呵呵一笑,看了看这条明明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却依然天真烂漫的龙女,摇头道:“包某不过偶得佳句,自然是比不过新科状元郎啦。”

    敖霖一双妙目转了几转:“我却是不信呢,连父王都说,包大人可是大艮百年不遇的人才,状元郎不稀罕,包文直才最稀罕呢。

    我喜欢你的那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也喜欢你的‘举头红日白云低、万里江山都一处’,正有些诗词上的问题要向你请教,不如你陪我一起去驸马府啊?”

    见包正不语,便转头去问赵恒:“赵家哥哥,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好好!”

    赵恒连连点头,一脸严肃地对包正道:“包卿,敖霖公主乃是我朝贵客,你可万万不能怠慢,难道公主与你投缘,便烦爱卿与公主同行罢......”

    说完冲包正连连眨眼,意思是说快带她走,朕脑袋都大了。

    赵恒没办法不愁,这位龙女可是唯一完整继承了真龙血脉的龙族,被大河老龙都惯上天了,她每次来大艮皇宫都不知礼仪,不是领着小皇孙们拔光了御花园孔雀的翎子,就是拉着某个老宫女眼泪巴巴地叫嬷嬷,人族皇家不比妖族,最是看重礼节,这不是乱来吗?

    偏偏赵恒还不敢说半句埋怨的话,人族七朝传承自今,哪一朝不得跟大河老龙处好关系?彼此相交犹如邦交,那真是打不得骂不得,把这位龙族‘小公主’当成姑奶奶一样捧着。

    包正看了看一脸苦笑的赵官家,顿时心中明镜一般,这个有‘外交豁免权’的龙族公主看来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没奈何,官家既然当众下旨,总不好抗旨不遵,当下只能应命,匆匆交代了展昭几句,让他负责安顿新入开封府的十几位仙师,

    又让展昭通知周坤这个碎碎念准备各种礼物仪程,海正刚虽说是高升为文渊阁二品大学士,终究是被他顶了这个正职,官场必要的客套还是要的,更别说海正刚虽碍于儒门羁绊,这个开封府权知做的只算是勉强及格,终究是半世清廉。

    来自蓝星的包正对清官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尊敬,在上世像海正刚这种官员可是太难得了,简直比大熊猫都要稀少。

    ......

    在赵恒和文武百官同情的目光中,包正与这位麻烦的龙族公主同驾法云,向汴京城飞去,到了城门前便被禁法所阻,两人降落云头,改为步行。

    包正本想劝敖霖用个神行的法子,她却是连连摇头,说什么已经两三年没来汴京了,天天吃海鲜都吃腻了,正要品尝人间美味,咱们两个一路吃过去吧!

    包正这下想起身旁这个看娇怯怯的美女其实是头胃口极大的巨龙,今天汴京的商家可是有福了......

    说什么要探讨诗词文章,从打走进汴京就没见她提过半句诗文!硬是从南市吃到东市,一张红艳艳的小口看着跟樱桃似的,可别管你有多少东西,扔进去就不见了踪影,就这还说汴京不够繁华,否则为什么这些卖吃的店家都不肯多准备些美食呢?

    天爷啊!你没看见卖煎肠的把留给自家孩子的都拿出来了?汤饼王身边的十几个面口袋都空了!就你这吃法,再多三条美食街也得被搬空啊,这叫做汴京不够繁华?

    包正摸着渐渐干瘪的口袋,心中很是痛惜,岑修竹和童成功就是过于‘高看’他了,将各种天材地宝不要钱般猛塞给他,就没一个想过给钱的......

    坚持法律原则怎么了?上世蓝星不还得高薪养廉吗!大艮朝讲究藏富于民,官员的俸禄却是不算高也不算低,更别说包正家里还养了一蛟三鬼呢,尤其还有两个女鬼!见过了生死的女人花起钱来你知道有多可怕吗?

    摸了下身上年前才添置的一件新锦袍,包正长叹一声:“敖霖,你吃好了没有?再如此下去太阳都要落山啦。”

    “包大人你不懂,隆庆成婚的时候我就没能来,这次是补礼来的,怎么好意思在她家里大吃大喝,万一吃到那陈世美回来本姑娘还没饱,那得多丢脸啊?”

    敖霖手里举着一条足有几十斤重的烤猪腿,回头看了看被自己吃光的整条街,摇摇头道:“你看你小气的,吃你点就心疼成这样,亏人家还一直拿你当偶像呢。

    好啦好啦,水晶宫的龟爷爷说过,要吃得少些才有利健康,今天本姑娘就吃个三成饱吧......”

    包正:“......emmmp,就这还只是三成饱?”

    ......

    如果不是鬼女秦香莲一事,包正险些就认为陈世美是如颜查散一般的好学生。

    他与童成功指挥大军剿灭峨眉青城的时候,陈世美代天巡狩天下各路,曾于一日间审断百案,而且件件无差,惩处贪官污吏的同时,还扫掉了十几个隐藏于地下的复妖社组织。

    大艮天下太大了,就算有官家圣旨,天下各路转运使无不如临大敌四处清剿复妖社残余,依然难免有漏网之鱼,这些‘幸存者’无不是极为狡猾、隐藏最深,陈世美初担大任,却能联合地方军力如臂使指,其才华可见一斑。

    就连敖霖这个见识过无数龙族精英子弟的,也不禁连连称赞,暗中跟隆庆公主咬着耳朵,‘隆庆姐姐啊,你这位驸马爷还过得去,也算是人族精英了,恭喜恭喜,这刻离垢珠就送给你了,知道你最不喜欢洗澡,有这颗珠子带在身上,一年不洗都没问题的......’

    龙族的嗓门还非常大,虽说语气娇柔,也让隆庆公主羞得脸都红了,谁不爱洗澡啊,那是人家自小就体弱多病,分明就是怕受凉嘛,连连道,‘都说了嘛,以后不要叫我姐姐了,你管我父亲叫兄长,却叫我姐姐,这岂非是乱了尊卑。”

    “咱们各论各的,管尊卑什么事情......”

    敖霖将宝珠一把塞进她手中,抬眼看了看陈世美道:“小白脸驸马爷,本公主与隆庆情同姐妹,你日后若是有一丝慢待隆庆,就是对本公主不起,到时可别怪本公主一口吞了你!”

    为示隆重,还张了下红彤彤的樱桃小口,真是吓死人了。

    本就是玩笑,陈世美却是脸色微变,知道面前这位可不是什么娇滴滴的美人儿,那是随时都能化作恶龙的角色,心惊之下连忙岔开话题:“恩师,今有一事,世美需要私下向恩师禀告,却是有关军机之秘。”

    “两位公主都不算外人,再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包正笑着看了他一眼:“君上早有意北伐魔国、南征妖庭,所以迟迟未动,无非是担心军饷粮草不足,这次扫平复妖社妖人,所得银两足足有几十万万两,剿灭峨眉青城,又得无数神兵丹药,自然是忍耐不住了。

    无论征北还是讨南,只靠禁军是不成的,再加大艮疆域辽阔,各地厢军都要抽调精锐,提前至少半年布局,你这次代天巡狩自然见得风吹草动,却也不必大惊小怪。”

    敖霖嘿嘿一笑:“包大人说得对啊,这算什么秘密,就连水晶宫的虾兵蟹将都猜到大艮早晚要对北地魔国开战了。”

    夏洲要统一,南北妖魔是一定要征讨的,在包正看来,南疆妖庭也就罢了,北地魔国当为大艮最大的心病。

    一来是幽云十六州至今还在魔国之手,若是不能夺回来,简直愧对人族,更别说立下千秋伟业;二来魔国中也是人族,只不过修炼魔道、崇拜真魔魔主而已,这是人族内部之争,例来都是攘外必先安内的。

    再有年前魔国曾陈兵二十万于边境,女帅萧燕燕带粮一载之数,怎么看都不像是只来打个草谷的意思,大艮当时如临大敌,呼延丕显坐镇大名府,三关总帅杨延昭率军合击,结果却是中了萧燕燕的计策,被断了后军粮草,困于五羊山!

    杨宗保临危受命,带人驰援边关,当时从赵官家到天波府老太君都以为要打一场大仗了,哪知萧燕燕却一直按兵不动,最后更是于两月前主动撤军。

    一头雾水的大艮君臣派出了无数谍子密探,最后才探得其实半年前魔国便发生内乱,三王争位,彼此屠杀,萧燕燕于内乱之时率军攻击大艮,其实是先发制人掩盖魔国弱势,这个红粉魔女的厉害,也是让大艮君臣震惊不已。

    如今萧燕燕主动撤军,当是北地魔国内乱方止,元气必然未曾恢复,此时伐北,极有可能一举收复幽云十六州,甚至攻略魔国本土也不一定。

    大河龙君统领夏洲水族,仿佛自成一国,与大艮、北地魔国、南疆妖族都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其实早在年前就知魔国内乱,只是大艮与魔国的恩怨关他何事?自然也不会好心来提醒他的‘赵贤弟’。

    包正笑着看了敖霖一眼,顿时心知肚明,这个‘天真烂漫’的吃货母龙此行可不简单,哪里是仅仅为了送颗明珠给隆庆公主?

    分明就是大河龙君已经做出决定,以后在人、妖、魔三族间要对大艮多些亲近扶摇,这固然是因为龙族子弟本就倾慕人族文化,更多的却是因为他这个‘当代人曹’现于汴京。

    人曹出,则天下乱,天下乱则人族兴!龙族也是非常信气运的,那条老龙活了上万年,野心可一点都不比赵匡胤赵光义两兄弟小,怎知他就没想过成为龙族中最伟大的王者,借冲天气运探索那超品之上的境界?

    包括包正在内,如今站立在世界巅峰的几大超品都在暗暗布棋,比起传说中超品之上的永生境界,人间的王权富贵又算得了什么呢?甚至他们手下的水族、人族、妖族、魔族,左右也不过是用来探寻大道契机的棋子罢了......

    陈世美笑道:“恩师有所不知,世美还探得一事:那山东路梁山一地,原有八百里阴沼,被几个千年修炼的阴魔占据,因为本为绝地,朝廷并未在意。

    可是在月前那几个阴魔却被人斩杀,夺了那梁山阴泊去,此事乃是被开封府斩妖校尉燕赤霞发觉,本想回禀恩师,又知恩师正自带兵征伐蜀山一脉,恰好学生正在山东路,他便报于了学生。

    学生知兹事体大,请燕校尉暂时不用声张,心想着总要请恩师来拿主意。”

    “哦,那燕赤霞是去山东路做了斩妖校尉吗?”

    开封府斩妖郎中,以展昭等几大巨头为尊,下面的负责首领就是斩妖校尉,包正炼化了仙景桃源后,其中被妖族逼迫的良善统统以法力送回原籍,燕赤霞则被他提升为斩妖校尉,只是不知他竟被调去了山东路。

    如此看来,白素本性还是良善的,其实在与自己见面前已经在梁山做了安排;而且她这个替天行道的口号叫得妙,可进可退,尽显女儿家的细腻小心思。

    “嗯,梁山一事我已尽知,而且本官曾亲见如今的复妖社主事人,还在她哪里见到了你的一位故人呢......”

    包正笑眯眯地看了陈世美一眼:“世美,你可还记得那秦香莲吗?”

    陈世美身子一颤,顿时脸白如纸:“恩师,学生......”

    “不要叫我恩师,你更不是我的学生,此刻本官是开封府权知包文图,正要亲自捉拿你这个欺君罔上、背信杀气的负心人!”

    包正冷哼一声,当着隆庆公主的面,法力大手抓起陈世美就走:“隆庆公主,陈世美的案子犯了,你若不信,明日可来开封府听审!”

    望着包正脚踏法云离去的身影,隆庆公主都傻了,呆呆地望着敖霖:“驸马!

    包......包大人竟然抓走了我的驸马?我......我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看你没出息的样子,包正就是再厉害,难道还真敢对大艮的驸马爷啊怎么样?快去求你的父皇和母后啊。”

    敖霖也惊了,这个包文直简直不按理出牌,哪有这样说抓人就抓人的,开封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