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网游小说 > 异界华夏之召唤名将 > 第243章 血不流干 死不休战(4100字大章)

第243章 血不流干 死不休战(4100字大章)

 热门推荐:
    漫天风雪中,霍去病与章邯战成一团。

    两名武力在伯仲之间的绝世猛将,若不走上百招,如何能够分出强弱。

    不过可惜,这场战斗,并非只是斗将那么简单。

    就在二人枪锋如雷,酣战之余,这场骑兵对冲的战况,却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西凉铁骑是秦军之中最为精锐的兵马,在遇到霍去病之前,任何部队在他面前,都如羊临恶狼一般,完全不堪一击。

    但由霍去病亲手调教出来的齐军铁骑,又岂能以常理度之。

    那三万齐军铁骑,便如三万头猛虎,猛然扑向了眼前的两万匹恶狼。

    狼虽凶悍,又如何能敌猛虎下山之势。

    果不其然,两支代表着各自最高水准的骑兵,在轰然相撞的瞬间,就掀起了滔天的血雾。

    秦军将士做梦都没想到,今日居然会碰到韧性如此之强的骑兵方阵。

    齐军的铁骑和秦军的铁骑,都达到了冷兵器时代的最精良装备。但在行军方阵上,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差异。

    齐军铁骑阵型变幻莫测,在防御的同时,又兼具了进攻的凶猛。

    而秦军铁骑,却只是一味的斗狠狂冲,纵然势头很猛。

    但只要一波冲不下来,就会瞬间泄气,斗志和阵型都会受到干扰。

    这便是所谓的,不战则矣,战则必胜的战术思想。

    换了常人,根本难以抵御秦军铁骑,只可惜章邯碰上的是霍去病,那个史上最强骑将。

    在与秦军交手之前,霍去病就已经研究透了秦军的骑兵致命弱点。

    所以此时自己负责拖住章邯,不给他临阵反应的机会,而让罗成按照事先排列好的布局,进行阵型转换。

    很快,伴随着秦军第一波冲锋失利,被齐军完全扛了下来,秦军就瞬间泄了士气。

    “将士们,轮到我们反攻了,给我杀!”

    罗成瞅准秦军的士气变化,当即发出一声厉喝,带着齐军铁骑向迎面的秦军发起了反攻。

    “杀!”

    “杀!”

    “杀!”

    一声令下,滔天的杀声响彻四野。

    在齐军那狂风暴雨般的反攻下,秦军来不及变换阵型,便被冲到七零八落,死伤无数。

    在一片惨淡的哀嚎声中,秦军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伴随着齐军晴天霹雳般的反攻,秦军阵型的右翼,很快就隐约被撕裂开了一条缝隙。

    那就是秦军的突破口!

    罗成目光敏锐,立刻就看到敌阵破绽,当即挥动身后余下的铁骑,全军压上,冲向敌军右翼破绽处。

    在一片血雾飞雪中,齐军的钢铁洪流,加入到了辗压的队伍中,齐军骑兵们的士气陡然大涨,如潮水一般向着敌军的右翼方向狂杀而去。

    罗成身先士卒的撞入了敌卒军阵,挥舞开手中的五钩神飞亮银枪,枪锋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鲜血横流。

    而万余齐军铁骑紧跟其后,一鼓作气杀入了秦军右翼,彻底粉碎了敌军勉强结起的阵型。

    两军交战,牵一发而动全身。

    伴随着秦军右翼瓦解,整条秦军战线,随之开始了全面的瓦解,两万秦军顿时是破绽百出,全线崩溃。

    与霍去病激战的同时,章邯已经分神看到,自己前一刻还稳如泰山的军阵,后一刻就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他眼看着齐军铁骑,携裹着摧枯拉朽之势,肆意的辗杀大秦的将士。

    “我大秦铁骑,岂会就如此败给这个黄口小儿,不可能......”望着眼前的一幕幕,章邯眼眸中涌起深深的不可置信。

    章邯心中是悲愤万分,与霍去病的交战时的气势,也渐渐开始下降。

    他此时才终于意识到,霍去病不止年轻气盛,在统领骑兵方面,更有着自己独到的造诣,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被封为镇北将军。

    但而今伴随着秦军阵型的瓦解,大势已去,他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在乱军之中,罗成砍倒了一面又一面的“秦”字战旗,秦军士气彻底跌落到了谷底。

    “章邯!你大势已去,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激战中的霍去病,亦是敏锐的观察到了局势变化,陡然一声怒喝,催促章邯投降。

    “我大秦将士,从无投降之理!大不了我跟你同归于尽!”

    耳听霍去病赤裸裸的招降,章邯歇斯底里的发出一声咆哮,转而挺起手中长枪,凝聚起狂烈的力道,直刺霍去病而来。

    凛冽的枪锋划破长空,竟是与空气摩擦发出了“哧哧”的声响。

    枪锋未至,那刚猛的气势,便如一面无形的气墙,迎着霍去病狂压而来。

    此时霍去病已经先手出枪,却发现章邯根本不躲,还要主动发起进攻。

    他陡然反应过来,章邯这一枪,竟是抱着同归于尽的企图而来。

    章邯心知今日无论如何,只要再战下去,自己都是必败无疑。

    而霍去病此子,对于骑兵的认知,又已经到了非人的程度,若是留下此人,日后必将成为大秦之患。

    既然毫无胜算,横竖都是死。

    那章邯就做了效益最高的打算,即一命换一命,用自己的性命,去换掉霍去病的性命。

    两枪在半空中相会的一刹那,霍去病也猛然明白了章邯的意图。

    他这一枪若继续刺出,固然可以刺进章邯的胸膛,取他性命于当场。

    但章邯那长枪贯虹而来,却也必将穿透自己的咽喉,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这是章邯的殊死一搏!

    但霍去病眼眸中,却没有丝毫的忌惮,他陡然加重了枪上的力道,使枪锋行进的速度变得更快,同时另外一只手,也抓紧了鞍上的马绳。

    “霍将军!”

    远处的罗成,惊觉这一枪的凶险程度,连忙发出一声惊呼警示。

    下一个瞬间,两抹枪锋,不偏不倚,瞬间对冲而至。

    噗嗤!

    几乎在同时,响起了两道骨肉撕裂的声音。

    众人齐刷刷的举目望去,却见霍去病手中的银枪,直接贯穿了章邯的胸膛。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枪杆,不停滴落在冰雪里,然后血色急速扩散开来,将马下的雪地,染为一片赤红。

    在方才那千钧一发之际,霍去病拉着马绳,当空转动自己的身躯。

    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却无法避开被刺中的结果。

    章邯那一杆长枪,也赫然刺入了霍去病的左肩。

    “去死吧!”

    霍去病厉然一声冷喝,反手一枪,将章邯挑落下马。

    “这......这不可能......”

    章邯倒在殷红的雪地里,满眼的悲痛不甘,然后抽搐了几下,便彻底没了气息。

    霍去病用左肩负伤的代价,当场阵斩了敌军上将章邯。

    霍去病毅然扯下战袍,将之紧紧裹在左肩上,借此暂时止住鲜血外流。

    此时霍去病的脸色,已有几分煞白,但他还是强忍着剧痛,振臂一呼道:“秦军上将已死,随我碾杀敌军!抢夺粮草!”

    “章将军被刺落下马啦!”

    “章将军阵亡啦!”

    亲眼目睹己军上将,被敌军主帅阵斩,秦军那残存的斗志,终于彻底土崩瓦解。

    在罗成和霍去病的号召下,三万秦军死的死,降的降,粮草也全部被齐军收入囊中。

    一场浩渺大雪过后,只余下了一片狼藉。

    ......

    河套之战。

    霍去病虽然截断了秦军的粮草,灭掉了秦军最为精锐的三万西凉铁骑。

    但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自身负伤不说,三万齐军铁骑,也损失了将近一万。

    这是霍去病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战,足见秦军之刚猛。

    而等到霍去病回来复命后,卫青也迅速对余下的蒙恬大军,开展了下一步计划。

    没了后续粮草,加之精锐骑兵尽损,蒙恬所部的秦军,士气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卫青在蒙恬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以包围圈的姿态,将蒙恬驻守的常山城四个城门方圆几里内,都布下层层重防,完全切断秦军和外界的联系。

    因为虽然河套之战,霍去病大破秦军,但眼下双方除了士气上的差距,在兵力上并没有太多的差距。

    如果卫青选择强行攻城的话,则齐军很可能在付出惨重代价的前提下,还不能将城池攻破。

    所以卫青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战略,反正眼下已经切断了秦军的供给线,常山成了一座孤城。

    凛冬来临,城中也无法生出任何庄稼,因此秦军城内的军粮,只会越来越少。

    都不用卫青主动发起攻城,只要等到弹尽粮绝的那一天,蒙恬手下将士饿得受不了了,再加上齐军的教唆挑拨,那常山就会不攻自破。

    如此可谓是必胜之策。

    当然,卫青也知道,蒙恬绝不会就此束手待毙。

    要不然他也不会爬到今天这个位置。

    而身陷孤城的蒙恬,在得知章邯战死,三万铁骑全军覆没后。

    又听到一路败退到太行山以东的卫青,突然倾巢而出,将常山层层围困,却又不采取攻城策略的情报时,他就明白了卫青的用意所在。

    身为秦军上将,他焉能因为断了粮草,就一筹莫展,想要原地待毙。

    所以蒙恬也是下了决心,心知想要在打破眼前的困局,就必须激发起将士背城一战的决心,一鼓作气杀出重围才能破局。

    于是在那个寒风瑟瑟的夜晚,蒙恬把城中所有剩下的存粮都拿了出来,先让城中的七万秦军将士饱餐一顿。

    然后蒙恬下令打开西城门,决定背对城池,激发三军将士的陷阵之志,向着城外的齐军包围圈,发起猛烈的突围攻势。

    只是他没想到,卫青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一步谋划。

    ......

    是夜。

    朔风夜哭,皓月凄白。

    常山城的西城门,在蒙恬的一声令下,缓缓打开。

    蒙恬手执钢枪,冷峻的目光一边横扫四方,一边一骑当先,率领着身后七万秦军,朝城外涌去。

    蒙恬身为秦军上将,更有“中华第一勇士”之称,在其统帅高达98的同时,还兼具了一身98的顶尖武道。

    果不其然,在其刚出城不过五百步之时,前方就亮起了如白昼一般的火光。

    眼前赫然出现了七万齐军方阵,如一道铁壁,横在秦军的面前,使之无法通过。

    而在齐军正中央,卫青身披玄甲,手持铁剑,那冷峻目光凝重的落在蒙恬身上。

    很显然,他认了出来,此人便当是秦军上将蒙恬。

    少顷,卫青缓缓扬起手中铁剑,凛冽剑锋直指蒙恬,他沉声道:“不得不说,我的确佩服你破釜沉舟的毅力。”

    闻言,蒙恬亦是徐徐扬起手中钢枪,决然答复道:“我也想不到,齐军的征北大将军卫青,竟能将行军打仗之道,发挥到这等程度。”

    卫青剑眉一凝,道:“如果没有战争,也许我们会成为知己。”

    蒙恬冷然一笑,道:“可惜没有如果,战场有的只会是生死。”

    说罢,一阵寒风飒然拂过。

    吹动那两面“齐”字战旗和“秦”字战旗。

    两名绝世统帅的交手,没有更多的废话,眼神所汇之处,即为兵戈。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大秦的儿郎们,随我冲锋!”

    蒙恬仰天发出一声视死如归的厉喝,带着身后那七万秦军勇士,向眼前的齐军铁壁,发起了决堤般的攻势。

    吼声如雷,铁蹄隆隆。

    望着眼前冲杀而来的秦军,卫青眼眸中不起一丝波澜,只是扫了一眼身旁的黄忠。

    黄忠见状,当即命前方齐军步卒往两边散开,放出了神箭营的将士。

    数千架神臂弩,冷冷瞄准了前方的秦军士卒,蓄势待发。

    “放箭!”

    咻咻咻!

    黄忠一声令下,无数的惊弦之声骤然响起。

    那一枝枝寒光流转的箭矢,携裹着狂风骤雨之势,无情的扑向了秦军士卒。

    兵器摧折声,战马嘶鸣声,士卒哀嚎声接连响起。

    一排接一排的秦军士卒,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纵然如此,在蒙恬的号令下,秦军依旧无一人敢往后退。

    他们高举着盾牌,前面被射穿倒下,后面就接上去,顽强地朝齐军步步逼近。

    “不愧是威震狄戎的西凉军,这份陷阵之志,令人敬佩。”

    卫青心中暗暗感慨,见秦军已经杀至跟前,便旋即喝令神箭营的将士撤下。

    然后换上了齐军中最为精锐的步骑,与蒙恬所率的秦军,顺势厮杀在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