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二十一到二十五

二十一到二十五

 热门推荐:
    [第二十一章]

    亚罗送完信回到阿史那隼大营,这里已经人去帐空。看到长歌提前留下的记号,亚罗顺利与南迁的长歌汇合。

    长歌又把一卷书信交给亚罗,让他送去阿窦那里,送到之后就直接回大营找阿史那隼。

    亚罗日夜兼程,这匹马早就体力不支了,于是换了一匹马。弥弥古丽提前准备好的干粮给亚罗,让他在路上吃,亚罗连声道谢,这一幕刚好被长歌看到。

    亚罗的家人就在后面车上,临行前长歌让他去见一见家人。亚罗的妹妹让他带上家里亲手做的干粮,说小军师特别交代过,不能吃别人给的东西。

    一声春雷唤醒了润雨。

    阿史那隼一直在拖延着社尔,社尔也一直派眼线紧盯阿史那隼的一举一动。

    在南迁的毡车里,长歌再度提起希望弥弥古丽离开草原跟她走。这次弥弥古丽的反应很奇怪,她说长歌谁也救不了,求她快走。什么都不肯多说,只是让长歌快走。

    长歌反问弥弥古丽,如果她执意如此,原本给亚罗准备的“干粮”,是不是就是为她准备的。

    [第二十二章]

    弥弥古丽没想到长歌早就开始怀疑她,长歌怀疑过身边任何一个人,就是没有怀疑过弥弥古丽,即便是到了现在,她也只是试探而已。

    长歌不懂她为什么替小可汗卖命,能有什么比她的命更重要。若是她想要求生,她有十几种办法可以帮她脱身。

    可她没的选择,最终弥弥古丽选择了自尽,死在了长歌怀里。

    弥弥古丽本是族长之女,库那部杀光了她族所有的男丁,弥弥委身于库那部族长,这才护下了四岁的弟弟。

    库那部之后又被突厥所灭,弥弥古丽为了换取弟弟一条生路,答应义成公主帮她做事。

    义成公主她让弥弥古丽去监视阿史那隼的一举一动,这件事九死一生,如果弥弥不幸被杀,义成公主答应弥弥会抚养她的弟弟长大成人。

    只是弥弥不知道,在三个月前的瘟疫里,她的弟弟已经死了。

    弥弥的死对长歌打击很大,她带走了弥弥的尸身。等众人再发现的时候,只剩空无一人的毡车和地毯上的血迹。

    长歌把弥弥的尸身葬好,她躺在地上,觉得很累。长歌体内积寒已久,又刚经历了弥弥的死,一时急火攻心,吐了口闷血。

    这里长歌第一次产生了自生自灭的想法。

    [第二十三章]

    亚罗带着长歌的信件来到辞邑见阿窦,阿窦却不在这里。好在他提前嘱咐过,亚罗送的信件非常重要,辞邑的人便带他去见秦老。

    秦老正在大可汗的营帐中,与西域商人沙钵利谈条件。

    秦老想借沙钵利的引见接触大可汗,沙钵利生性贪婪,开出的条件是要茶和丝绸的十分之三。

    秦老顺利成为大可汗的座上宾,大可汗问秦老是否和契丹人在做生意。秦老半真半假,巧妙地把北疆的情况告知了大可汗。

    他说阿史那隼不仅贪婪,且十分暴虐。拿契丹人当牛马一般,不过晚交了些岁贡,就灭了一个族。听闻大可汗还因此暴怒,所以叫小可汗去惩戒他。

    大可汗听完十分生气。

    见大可汗的反应,秦老没再说话,这个局已经破了。

    阿窦带着燕云十八骑前来驰援长歌,来的时候秦老提前叮嘱过他,要坦白长歌与他们的关系,示以实力,暗示他们的立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史那隼必定无法发难,要乘机提出结束长歌是阿史那隼从属的身份,达成结盟,换她自由身。

    阿窦对阿史那隼说,他是奉主公之命,领燕云十八骑归来救驾。

    他家主公,乃朔州都尉李长歌,是太守公孙恒托孤之人,是得了燕王传承,燕云十八骑的首领。更是雁行门的头儿,五条商道的主人。

    阿史那隼心下了然,长歌这是起了结交之意。

    他对阿窦坦言长歌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他已经许了长歌自由,若想离开随时可以。长歌现在正领着族人南下,快马便可追上。

    阿窦说秦老正在大可汗那里想办法,他和燕云十八骑的任务是援护阿史那隼。阿史那隼不愿欠他们的人情,他对阿窦说,等此事结束后答应帮他们做三件事。

    自那天之后,长歌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不见踪影。有人猜测她是趁机逃跑了,也有人替她辩解要跑早跑了,又何必跟他们耗到现在。

    长歌下的最后一条指令是让他们向南走,一行人也不敢耽误,继续南下。

    [第二十四章]

    亚罗见到秦老,秦老告诉他已经见过大可汗了,阿史那隼不日便可脱困。看完长歌的密信,秦老决定和亚罗一起回阿史那隼大营。

    秦老虚虚实实几句话,点醒了大可汗不能让社尔独大,需要与阿史那隼互相制衡。义成公主的计划进行到一半被打乱,便让锦瑟夫人去查秦老的底细。

    阿窦与秦老还不知道长歌在途中失踪的消息。

    大可汗退兵,阿史那隼成功脱困,牙帐那边派来安抚的使臣过几天就会到。阿史那隼想趁此机会去契丹查自己的身世,对外只说重伤养病。

    [第二十五章]

    南迁的人回来了,众人得知长歌下落不明皆是一惊,就连她身边的女奴也不见了,只剩一柄匕首。

    秦老在长歌的毡车内一番查探,发现了回纥人用来涂箭的箭毒,这把匕首上也有。

    秦老问那长歌身边的女子是何人,阿史那隼让穆金将这些事一五一十告诉了秦老。

    这些女奴都是大可汗送来的,最初只是分成派系,互相排挤,后来竟发展到诬陷阿史那隼来向大可汗邀功。

    在小可汗派来的奸细混进来后,情况变的更加复杂,这些女人不能退回也不敢留在身边,就借赏赐之名分给了族中勇士,不料又引发了十几场内讧和叛变,于是,就决定不再留任何活口。

    弥弥古丽就是长歌从他们手中救下来的,秦老问弥弥古丽是大可汗还是小可汗送来的,阿史那隼表示他们也想弄清楚。

    如果弥弥古丽是奸细,理应无法一人传递消息出去。秦老将计就计,让他们放出消息,就说小军师擒了奸细回来,再派亲信暗中蹲守,不出三两天便会有结果。

    秦老心思缜密,穆金想与秦老做个交易,秦老帮他们清理门户,他们帮秦老寻找长歌的下落。

    重病昏迷的长歌被洛阳流云观搭救,化名阿离。

    她刚醒来的时候,接连几日不吃不喝,与观主静澹真人谈论一番才稍显振作。

    观主要长歌去南荒地督工,监管流民开垦。阿碧将田亩地形图和名单交给长歌,又怕她吃不惯那里的粗糙食物,特意烙了白面饼给她。

    在阿碧眼中,长歌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阿碧怕她会嫌弃那里的流民,还特意拆了蚊帐为长歌做了顶羃篱。

    阿碧和荃娘说,她不懂观主为何要让这般精致的阿离去做累活,反倒让她在观里练字。

    南荒地的流民有许多妇人和小孩儿,吃的都是些粗糙的杂菜饭。给长歌送饭的孩子是个小女孩儿,名叫五娘。她还领着个小丫头名唤小九,背上还背着个小男童。

    五娘说,这些杂菜饭如果不是长歌赏赐,她们都不敢吃,只有下地干活的大人才有的吃。长歌有些不忍,将阿碧给她准备的白面饼给了这孩子。

    五娘的爹死了,小九也是无父无母。一家弱孺相依为命,指不定哪天就会饿死。长歌让五娘带路,她想见见这里当家的。

    得知药王孙思邈要来洛阳流云观,太史局李淳风前来拜访。李淳风并未对观主直言是因何事,只说是寻旧访友,要在这里多叨扰一阵。

    流云观中都是女冠,观主将李淳风的住所安排在了外厢客房,还将账目本交予了李淳风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