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小说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四十一到四十五

四十一到四十五

 热门推荐:
    [第四十一章]

    阿史那隼混进了客栈贩酒的队伍里出城,刚出城门就与蹲守他的士兵打了起来,一片混乱之中,殃及了进城的马车,马车里的人正是长歌。

    阿史那隼惹上了李靖,长歌假装被他挟持这才得以脱身。

    阿史那隼顺利逃脱,李靖的人还想盘问长歌,被绪风好一顿呵斥,说此事于闺誉有损,不能走漏半点言语。

    除了阿窦不在,一行人再次回到长安秦府。既决定兴唐,长歌着手开始筹划以后的路。

    如今大唐内有动乱,外有强敌。以李世民的才能,再有个一两年就能将内乱清扫干净。在此之前,哪能让突厥的统治这么轻松。

    长安秦府是他们在中原的据点,由绪风驻守在此,打探消息。在长歌安稳之前,媛娘也要留在此处,精心教养。秦老与罗十八跟随长歌,前往回纥。

    另一边,阿史那隼成功与亚罗阿尔泰汇合,为了查清自己的身世,前往契丹。

    [第四十二章]

    要去回纥,又不想被东突厥盘剥,取道薛延陀是最快捷安全的法子。

    薛延陀和回纥过去都是臣属于东突厥,现在逃到了西边,向西突厥称臣,薛延陀现在的俟斤叫夷男。

    此人能在东西突厥之间把薛延陀发展的如此壮大,想必是有些真才实干的。

    如秦老所料,袭击雁行门的正是东突厥可敦前隋义成公主。大可汗与秦老有利益关系,义成公主这么做,如果大可汗知道了,自然不愿意。

    为了“火上浇油”,让突厥后院起火,长歌与秦老打算去见一见薛延陀的首领,夷男俟斤。

    长安,秦府。

    绪风为媛娘请了授课先生,媛娘不乐意学,每每躲起来都被绪风抓个正着。今日府里头还有个听墙角的阿窦,也被绪风给逮到。

    并非是媛娘告诉绪风阿窦来了,只因阿窦这身本领都是绪风教的。

    阿窦以为,绪风是来劝他回去的,他与长歌是师徒,可当时他走的时候,长歌连劝都未曾劝过。

    绪风道,长歌连他们的师徒情分都怕成为阿窦选择的障碍,有时候对与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绪风依照长歌的嘱托,将雁行门的那份财产给了阿窦。

    阿史那隼带着亚罗跟阿尔泰前往契丹,途中曾向一个牧民问路,如果他指的没错,明天中午就能进入契丹大贺氏的地盘。

    在阿尔泰还没出生的时候,他的姑姑就远嫁北境,阿尔泰只记得她叫娥谷,姑父叫阿塔里,这些还是听奥丹说起的。

    [第四十三章]

    宴席上,长歌跟秦老打算将商队扎根在薛延陀,夷男俟斤答应的非常爽快。

    薛延陀地处东西要道,来往商队如织。雁行门在中原的据点已失,夷男俟斤对失了根基的秦老极力相邀,除了看重他们的潜力,最重要的是,胡商大都是东西突厥的座上宾。

    薛延陀有此野心,只是想要弄清楚他们想如何做却并非朝夕之功,如此一来,他们去回纥的日子便要耽搁了。

    长歌本就是为了搅乱突厥的统治,让他们后院起火,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想去回纥是长歌的一点私心,她想去寻找母亲的身世。

    当日夜宴上,夷男俟斤的女儿图伽对长歌心存欢喜。虽年龄尚小,但在图伽眼中,长歌就是汉人口中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直到长歌告诉图伽,可以将她看作姐姐,图伽与当初的弥弥一样,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

    这几日图伽把自己闷在帐中,谁也不见。夷男俟斤说谁惹她不开心,谁就来赔不是,长歌已经在帐外侯了许久。

    图伽生性善良,心思单纯。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让长歌受到父亲的针对,并向长歌道歉。

    长歌托汉人商队的厨子做了些点心哄图伽开心,看到图伽的笑颜,长歌不禁想起了弥弥。

    如果弥弥也像图伽一样,自出生起就未曾见过战乱,现在是否也会像图伽这般,开开心心地活着。

    [第四十四章]

    顺利抵达契丹北境,娥谷见到阿尔泰还活着,抱住他哭了起来。

    奥丹的事前几天才传到这里,娥谷为此事哭了很久,本以为无人生还,没想到阿尔泰逃过一劫。

    娥谷的儿子阿莱看到阿尔泰身后的阿史那隼与亚罗,又听说他们是突厥人,便想要动手。

    阿尔泰说,阿史那隼曾受过奥丹的恩惠,不仅救了他,还千里迢迢送他过来。

    阿史那隼救了奥丹最后的血脉,娥谷把他们看作恩人,想让他们留下来。

    阿莱看阿史那隼跟亚罗却是十分不顺眼,说他们又懒又贪,从别的猎手中夺食倒是很擅长。

    薛延陀。

    秦老的商队驻扎在此,夷男俟斤对他们的态度倒是很好。

    他听沙钵利说,秦老想向北往回纥扩展商道,但如果向西突厥的地盘上发展,会更富庶。

    秦老表示他们不愿跟胡人抢地盘,向北拓展已经足够了。

    二十年前薛延陀西迁至此,与老邻居回纥几乎断了往来。当初突厥对唐兵进攻,回纥趁机夺回了漠北草原,大可汗正恨的牙痒痒。

    秦老主动提出要去回纥,夷男俟斤让秦老以他的名义,拜访回纥的俟斤。

    有了夷男俟斤的承诺,薛延陀基本算是拿下了。秦老想让长歌坐镇薛延陀,长歌看着母亲留下的遗物,打算与秦老一同前往回纥。

    北境契丹。

    阿莱看阿史那隼仍是不顺眼,但狩猎之时,阿史那隼展现出来的惊人身手,这一点阿莱也不得不承认,他很强。

    虽然不了解,但娥谷觉得阿史那隼不是歹人,阿莱年纪小,说话口无遮拦,娥谷让阿史那隼不要往心里去,契丹对大可汗是绝无二心的。

    阿史那隼来契丹是为了查自己的身世,首先要弄清楚,奥丹当年为什么要去突厥。

    娥谷对此事也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当年奥丹去突厥是替老首领办事,护送老首领的儿子去突厥,却让那孩子死在了那边。

    事情办砸后,奥丹就再没回过大贺氏。

    [第四十五章]

    大可汗对阿史那隼并不好。

    突厥有那么多的特勤,只有阿史那隼是靠着战功硬杀出来的,没人不服他。

    如今阿史那隼的身世,与契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亚罗只怕如果突厥真有对不起阿史那隼的地方,他会讨厌突厥人。

    阿史那隼重情重义,他在突厥长大,就算是狼崽也不会去撕咬哺乳过他的母羊。对他来说,亚罗先是亚罗,然后才是突厥人。

    翌日早晨,阿莱发现柴已经劈了,娥谷说是阿史那隼帮忙做的。

    摩会来找阿莱去北境林子狩猎,看到阿史那隼跟阿尔泰,以为他家来了客人。阿莱让摩会先走,一会儿再说。

    阿莱告诉摩会,阿尔泰是老奥丹的孙子,也就是他的表弟,送他来的阿史那隼与亚罗是突厥人。这件事也不能让摩会的父亲知道,摩会的父亲,正是如今契丹大贺氏的咄罗首领。

    阿莱对摩会说,阿史那隼半天就猎到了五只山羊,三只野羊,还有一头豹子,摩会不信。

    阿莱不知道摩会神气什么,他唯一猎到的那只豹子还是跟他父亲围猎的。摩会笑阿莱连豹子毛都没摸过。

    两人一时争强,谁也不肯低头,循着一头豹子的踪迹往北境去了。

    方才见到摩会,娥谷才发觉,难怪她总觉得阿史那隼看着面善,因为他的长相与大贺氏几分相似。

    至于阿史那隼昨晚的问题可以去问问摩会,他的父亲咄罗是当年老首领的亲兄弟,知道的肯定多。

    娥谷不明白,阿史那隼一个外乡人,为何对奥丹的事如此上心。阿史那隼说奥丹是他的救命恩人,又因为突厥人客死异乡。既然当年他是因为这些事回不来,总要弄清楚前因后果,在他的故土为他正名。

    就在此时,有邻居跑来说看到阿莱跟摩会追着一头豹子往北境去了,他们拦不住。

    最近北境常有室韦人常出没,如果遇上了,必定死路一条。阿史那隼闻言拿上弓箭,带着亚罗一同去找阿莱他们。

    阿莱与摩会果然遇到几个室韦人,阿莱的腿还受了箭伤。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阿史那隼及时赶到救了他们。